先秦历史百科

广告

孟子荣登富豪榜2

2012-04-11 09:14:26 本文行家:段钱龙

在齐国做卿之前,孟子本来就是教师,教过一大批学生,但是学费怎么收,一年挣多少,现有文献不见记录,唯独在齐国这一次,能见到清晰可靠的薪水记录:年薪一万锺。可惜,却又不知道孟子最后有没有在齐王为他建造的官学里教书。假设孟子接受了教书的安排,那么他的薪水还是远远超过孔子。我们知道,孔子在卫国官学教书,年薪仅有6万斗小米,即90吨;而齐王给孟子制定的标准是一万锺,即1500吨。一个孟子挣的钱,还是能顶十几

 在齐国做卿之前,孟子本来就是教师,教过一大批学生,但是学费怎么收,一年挣多少,现有文献不见记录,唯独在齐国这一次,能见到清晰可靠的薪水记录:年薪一万锺。可惜,却又不知道孟子最后有没有在齐王为他建造的官学里教书。

  假设孟子接受了教书的安排,那么他的薪水还是远远超过孔子。我们知道,孔子在卫国官学教书,年薪仅有6万斗小米,即90吨;而齐王给孟子制定的标准是一万锺,即1500吨。一个孟子挣的钱,还是能顶十几个孔子。

  老是有人送钱

  孟子一生,大概活了七八十岁,真正做官的时间应该不到十分之一。看现有文献,他一辈子最多只做过两次官,一次是在齐国做卿,另一次是在魏国做卿(《风俗通义·穷通》:“梁惠王复聘请之,以为上卿。”说的是孟子晚年大力反对杨朱的无政府主义和墨子的博爱精神,继续维护宗法制度和封建等级,受到魏国国君梁惠王的喜爱,被聘到魏国做大官。)。在齐国做卿,年薪有记录,是10万锺;在魏国做卿,年薪没记录,推想起来,应该也不会太少。

  据说,有个叫蚳蛙的人,在齐国某县做县长,做了几年,认为离国君太远,很多有抱负的主张没办法向国君建议,于是辞掉县长,做了京官。孟子听说后,对蚳蛙说:“您现在离国君很近了,有机会向他提建议,可您怎么不提啊?”蚳蛙说:“我马上就提。”然后向国君提了建议,国君没有听从,蚳蛙就连京官也不做了,挂印而去。齐国人评价说:“瞧,蚳蛙这个人多有气节,自己的建议不被采纳,就辞官不做,真是高风亮节啊!不知道孟子能不能做到这一点。”孟子的学生公都子把齐国人的言论转告给孟子,孟子笑了,很狡黠地说:“蚳蛙做得确实很对,为官的人就应该那样,打一天和尚撞一天钟,吃一天俸禄尽一天责任,如果你的建议总是不被国君采纳,说明你对国君已经尽不到责任了,那就不应该再拿国君的俸禄。至于我,我现在不是官,没吃国君的俸禄,所以我想提建议就提建议,想不提就不提,想离开齐国就离开齐国,想留下就留下。”(《孟子·公孙丑下》:“孟子谓蚳蛙曰:子之辞灵丘而请士师,似也,为其可以言也。今既数月矣,未可以言与?蚳蛙谏于王而不用,致为臣而去。齐人曰:所以为蚳蛙则善矣;所以自为,则吾不知也。公都子以告。曰:吾闻之也:有官守者,不得其职则去;有言责者,不得其言则去。我无官守,我无言责也,则吾进退,岂不绰绰然有余裕哉?”)照我推想,这件事情很可能发生在孟子辞职以后。换句话说,孟子这时候已经不再是齐国的卿相了,他无官一身轻,说话腰不疼,很是逍遥自在。

  问题是,在孟子没有做官的漫长岁月里,以及他辞职以后的晚年生活中,他指什么吃饭呢?

  大概,做官之前,他办私学,可以从学生那里收取学费;辞职以后,他有积蓄:齐国为卿时一年能挣一万多吨的小米,即便没有退休金,也有棺材本儿,小到养家糊口,大到列国周游,都不在话下。

  其实孟子还有一条很关键的经济来源:馈赠。

  孟子还没有扬名诸侯那会儿,在老家山东已经小有名气,当时山东小国任国国君的兄弟季任,以及山东大国齐国的卿相储子,对孟子都很钦佩。孟子在出生地邹国办学,季任派人专程到邹国去,给孟子送钱花;孟子带着学生到齐国去办事,在齐国平陆住了一段时间,储子派人专程到平陆去,给孟子送钱花。(《孟子·告子下》:“孟子居邹,季任为任处守,以币交,受之而不报。处于平陆,储子为相,以币交,受之而不报。”)

  季任和储子分别给孟子送了多少钱,暂不可考,但孟子在接受两位赠送的钱财之后,一没打欠条,二没有回赠(《孟子·告子下》:“(孟子)受之而不报。”),所以这两笔款项是有进无回的,是孟子的纯收入。

  再后来,孟子从齐国辞职,齐国国君一出手,就送他“兼金一百”。您知道,“兼金”,就是纯度很高的黄金。孟子气概非凡,不要。然后,他途径宋国和薛国,要回邹国老家,宋国国君送他黄金“七十镒”,薛国国君送他黄金“五十镒”,这回孟子不再拒绝,统统笑纳了。孟子接受馈赠时,学生陈臻在场,很纳闷,问老师道:“前天您离开齐国时,齐王送您黄金,您不要,这两天在宋国和薛国,两位国君送您黄金,您又都要了。如果在齐国拒绝馈赠是对的,那么在宋国和薛国接受就是不对的;如果在齐国拒绝馈赠是不对的,那么在宋国和薛国接受就是对的。请问您哪个是对的呢?”孟子说:“都对。在宋国接受馈赠,是因为我要回邹国,路途遥远,需要路费;在薛国接受馈赠,是因为我听说前面有盗贼出没,我得弄点儿钱买防身的兵器;而在齐国,第一,当时我要馈赠没用;第二,齐王没有说明为什么馈赠。接受不需要的馈赠和没有名目的馈赠,等于是卖身,我是君子,只能卖艺,怎能卖身?”(《孟子·公孙丑下》:“陈臻问曰:前日于齐,王馈兼金一百而不受;于宋,馈七十镒而受;于薛,馈五十镒而受。前日之不受是,则今日之受非也;今日之受是,则前日之不受非也。夫子必居一于此矣。孟子曰:皆是也。当在宋也,予将有远行,行者必以赆;辞曰:馈赆。予何为不受?当在薛也,予有戒心;辞曰:闻戒,故为兵馈之。予何为不受?若于齐,则未有处也。无处而馈之,是货之也。焉有君子而可以货取乎?”)

  孟子这一大堆说辞,不能自圆其说处很多。

  一、他离开齐国时,就已经做好了回邹国的打算,那时候就需要路费,而不是到了宋国才需要。

  二、即使是到了宋国才发现需要路费,他也无需接受宋国国君的馈赠,因为前面咱们分析过,孟子在齐国做卿,年薪奇高,除非离开齐国时做了一回裸捐,否则稍微剩下那么一点儿,回邹国的路费都不成问题。而如果孟子做了裸捐,没有回邹国的路费,那么他接受齐王的馈赠就是有名目的,而不是像他说的那样没有名目。

  三、假如孟子刚离开齐国时还有点儿钱,到了宋国,钱忽然花完了,那么自然要接受宋国国君的馈赠。但是,完全没必要接受“七十镒”之多,待会儿我们会分析到,“七十镒”究竟是多么大一笔巨款,这笔巨款,甭说能让孟子及其弟子顺利返回邹国,就是环游地球,也绰绰有余。

  四、既然孟子在宋国接受了“七十镒”的馈赠,那么在薛国买兵器的钱根本不成问题,他老人家一到薛国,为买兵器又笑纳五十镒,似乎太贪。

  五、亚圣也是人,对黄金也有喜好之心,这无足怪。但喜好就喜好,接受就接受,即使再多接几个国君的馈赠,只要保持独立人格,不为虎作伥,不为权力说话,就决无卖身之嫌,干嘛还要一边受人黄金,一边又说些卖艺不卖身的清高话呢?

  六、如果孟子真的坚持一个原则:有名目的馈赠就接受,没有名目的就不接受。那么齐国国君送他黄金时,我不信就没有任何名目——直接砸给他,连一句“夫子为国操劳多年,寡人特以薄礼相谢”之类的客气话都没有?而如果有这种客气话,则馈赠就不是没有名目。既然有名目,那孟子的不接受,就违背了他自己的原则。

  所以我觉得,孟子在向学生解释时,有点儿强词夺理。

  前面说过,孟子因为无法在齐国推行仁政,曾经辞掉年薪10万锺的官位,所以我坚信这个孟夫子有操守,对政治理想的追求远远超过对钱财的追求。但,这不代表孟子不爱钱,只能说明孟子对理想之爱,胜过对钱财之爱。这样的人已经值得我们尊敬了,用不着再给他装金身,非让他鄙视钱财,哪怕是来路正当的钱财。

  窃以为,不管是齐国国君的馈赠,还是宋国、薛国两个国君的馈赠,都是来路正当的钱财,孟子都可以接受,只要不因此为虎作伥、为权力说话、为这个动摇独立人格,都无损“亚圣”的称号。只是,孟子大概过于爱面子,齐王送上黄金时,他怕一接受会毁了自己的形象,断然拒收,事后想起来,可能会有悔意,心想:好家伙,那是多大一坨金子啊,说不要就不要了,真可惜,下回再有这种事儿,还是接受为好,因为有钱才能做些事情,有了这些黄金,对传播我的政治主张也有利不是?于是当宋、薛两国国君拿出黄金时,夫子就开始来者不拒。换句话说,他开始的不接受,是爱惜羽毛;后来的接受,是因为醒过神来了。跟什么有名目没名目,恐怕没有关系。


百科的文章(含所附图片)系由网友上传,如果涉嫌侵权,请与客服联系,我们将按照法律之相关规定及时进行处理。如需转载,请注明来源于www.baike.com