先秦历史百科

广告

孟子荣登富豪榜?4

2012-04-11 09:15:39 本文行家:段钱龙

学校大门不常开以上论述说明,孟夫子绝对不差钱。因为不差钱,所以脾气就大,性子就硬,能不迁就的事情,就决不迁就。比如说,收学生,孔子是“有教无类”,“自行束脩以上,则未尝无诲”,只要交上十条干肉的学费,他就没有不教的。当然也有一种理解是,凡是15岁以上的男子,他没有不教的。不管哪种理解正确,都证明孔子收学生是没什么门槛的,要不然,也不会有传说中的三千弟子。而孟子就不一样,他有“五不教”:自以为身份高

  学校大门不常开

  以上论述说明,孟夫子绝对不差钱。因为不差钱,所以脾气就大,性子就硬,能不迁就的事情,就决不迁就。

  比如说,收学生,孔子是“有教无类”,“自行束脩以上,则未尝无诲”,只要交上十条干肉的学费,他就没有不教的。当然也有一种理解是,凡是15岁以上的男子,他没有不教的。不管哪种理解正确,都证明孔子收学生是没什么门槛的,要不然,也不会有传说中的三千弟子。而孟子就不一样,他有“五不教”:

  自以为身份高贵的,不教。

  自以为品德高尚的,不教。

  自以为辈份高的,不教。

  自以为有恩于孟子的,不教。

  自以为跟孟子交情深的,不教。(《孟子·尽心上》:“挟贵而问,挟贤而问,挟长而问,挟有勋劳而问,挟故而问,皆所不答也。”)

  以上五种不教,是孟子明说的。还有两种不教,孟子没有明言,但是可以看出来。

  一个叫乐生子的人,想拜孟子为师,风尘仆仆到了齐国(当时孟子可能正在齐国做官),发现没有住的地方,于是先去找房子,找了好几天,有了落脚之处,才去拜见孟子。孟子很生气,问他:“你来齐国几天了?”乐生子说:“来了好几天了。”“你第一天来的时候,怎么不来找我?”“我在找住的地方。”“是住的地方重要,还是拜见长者重要?”乐生子无话可说了。孟子又说:“你这个人哪,拜师的目的就不纯粹,你不是找我学道来了,你是来学习怎么挣饭吃来了,难道我教的那些学问道德,只是用来挣饭吃吗?”(《孟子·离娄上》:“乐正子从于子敖之齐。乐正子见孟子。孟子曰:子亦来见我乎?曰:先生何为出此言也?曰:子来几日矣?曰:昔昔。曰:昔昔,则我出此言也,不亦宜乎?曰:舍馆未定。曰:子闻之也,舍馆定,然后求见长者乎?孟子谓乐正子曰:子之从于子敖来,徒餔啜也。我不意子学古之道,而以餔啜也!”)

  这件事情说明,对于那些关心自己胜过尊敬老师的学生,以及那些只是为了找工作而求学的学生,孟子是不教的,至少是不喜欢的。

  这里还有个反例:孟子带着学生去滕国,住在招待所里,招待所的服务员在工作之余顺便织鞋来卖,有一天,织好的鞋子忘在窗台上了,第二天不翼而飞,服务员就怀疑孟子的学生来了个顺手牵羊。一个服务员去问孟子:“先生,您的学生是不是从窗台上拿走了一双鞋?”另一个服务员说话更不客气:“您的学生难道是为偷鞋来的吗?”孟子也怀疑是学生偷的,暗骂弟子不给自己长脸,嘴上却说:“我不认为一定就是我学生偷的,不过话说回来,也不排除有这种可能。我收学生,是有名的不设门槛,只要来报名,我就教;哪天想走,我也不留。这些学生来来去去的,我也不知道到底有多少,林子大了什么鸟都有,保不齐会有一两个手脚不稳的。”(《孟子·尽心下》:“孟子之滕,馆于上宫。有业屦于牖上,馆人求之弗得。或问之曰:若是乎从者之廋也?曰:子以是为窃屦来与?曰:殆非也。夫予之设科也,往者不追,来者不距。苟以是心至,斯受之而已矣。”)我觉得,孟子这里说的不设门槛,是给自己找台阶,实际上他收徒弟很苛刻,他办的孟氏大学,那扇大门是很严的,并不是谁都能进得来。

  没有经济独立,就没有人格独立

  除了不迁就学生,孟子也不迁就工作。譬如对于做官,孟子就有三重境界之说:

  第一重境界,只有老板尊重自己,给予很高的待遇,采纳自己的建议,才去干,否则,主动辞职。

  第二重境界,虽然老板尊重自己,给予很高的待遇,但是不采纳自己的建议,拿人当花瓶供着,那样的话,也干。如果既不采纳建议,给的待遇又低,那就辞职。

  第三重境界,老板也不尊重自己,给的待遇也低,但是,每月的工资勉强还可以活命,那也干。除非给的工资连活命都不够,才辞职。(《孟子·告子下》:“陈子曰:古之君子何如则仕?孟子曰:所就三,所去三。其目在下。迎之致敬以有礼,言将行其言也,则就之;礼貌未衰,言弗行也,则去之。其次,虽未行其言也,迎之致敬以有礼,则就之;礼貌衰,则去之。其下,朝不食,夕不食,饥饿不能出门户。君闻之曰:吾大者不能行其道,又不能从其言也,使饥饿于我土地,吾耻之。周之,亦可受也,免死而已矣。”)

  孟子本人,一直处在第一重境界。他在齐国,年薪极高,待遇极好,齐王拿他当老师尊敬,可是,唯独不推行他的政治主张,孟子就断然辞职,毫不犹豫。我想,孟子一生名气极大,影响极广,深得齐、宋、薛、滕等诸侯爱戴,做官的时间却不长,跟他对工作的这种态度有很大关系。

  而孟子之所以会有这种态度,原因大概有二:

  一、他脾气大,天生的不愿迁就,跟合不来的人很难共事,也不屑于让权位捆住个人自由。

  孟子在齐国做卿时,有一回出使滕国,一同出差的还有个齐国大夫王驩,因为不喜欢王驩这个人,孟子一路上不跟他说一句话。

  孟子说过一段让现代听起来也很有快感的豪言壮语,他说:“别跟我提什么厅长局长,我压根儿就瞧不起他们!他们有豪宅,那又如何?我做了官,决不要豪宅。他们天天公款宴请,那又如何?我做了官,决不搞宴请。他们包了很多小蜜,那又如何?我做了官,决不包小蜜。在他们眼里,美食豪宅和小蜜很重要,在我眼里,统统都是浮云。我会怕他们?呸!(《孟子·尽心下》:“说大人则藐之,勿视其巍巍然。堂高数仞,榱题数尺,我得志,弗为也。食前方丈,侍妾数百人,我得志,弗为也。般乐饮酒,驱聘田猎,后车千乘,我得志,弗为也。在彼者,皆我所不为也;在我者,皆古之制也,吾何畏彼哉?”)这些话,明显是孟子做官之前说的。我猜他说到做到,后来做官的时候,还真就不搞那些腐败。不过要是做官时间长了,倒有点儿难说。

  孟子还有一段关于个人幸福的妙论:“爵位分两种,人爵和天爵。部长局长,那是人爵,能让人吃饱,但不一定让人快乐;仁义诚信,那是天爵,既能让人吃饱,又能让人快乐。所以让我选的话,我宁要天爵,不要人爵。”(《孟子·告子上》:“有天爵者,有人爵者。仁义忠信,乐善不倦,此天爵也;公卿大夫,此人爵也。天爵者,德义可尊,自然之贵也。古之人修其天爵,而人爵从之。修其天爵,以为吾分之所当然者耳。人爵从之,盖不待求之而自至也。”)

  二、他不差钱,即使不做官,也不会挨饿。

  这个问题,咱们在前面已经探讨过,大笔馈赠,使孟子身家巨万,这使得他有条件做自己想做的事,说自己想说的话。

  一个文化人,一个知识分子,最重要的是人格独立,也就是孔子说的“不器”,不做“小人儒”。但人格独立永远都有一个前提,那就是经济独立。肚子都填不饱,连养家糊口的能力都不具备,即使想拥有独立人格,也难。

  附注:

  1.此文节选自即将出版的小书《货殖列传:历史名人的经济生活》,与三联书店合作。书稿尚未定型,欢迎提出意见。

百科的文章(含所附图片)系由网友上传,如果涉嫌侵权,请与客服联系,我们将按照法律之相关规定及时进行处理。如需转载,请注明来源于www.baike.com